现在位置: 首页 > 未分类 > 正文

PUA陷阱调查:指导学员骗财骗色,为操控情感鼓励自杀!

本文作者: 8个月前 (05-25)

注意!


## 本文来源:新京报

导师“诱惑”在视频教学课件中,教授学员如何去骗取女生钱财,称之为“榨取”技术。

学员在展示从女生处“榨取”的物品。

“享妞军团”导师在对学员进行视频教学指导。
公益组织曝光“享妞军团”群发床照、鼓励自杀照等。

“享妞军团”网络课件的课程表。
“PUA情感操控”背后的财色陷阱

因涉及慰安妇不当言论,备受争议的网络红人、“情感教主”Ayawawa引起舆论广泛质疑。

借“情感指导”技巧吸引粉丝、进而将流量变现的Ayawawa,其名下的社交社区“花镇”,还拥有一个号称解决男性情感问题的网络社区“泡学网”,并自称“这是男性情感社区是中国泡学文化的发源地,主流PUA集中地”。

而据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,在多家知名网站上,PUA与诱奸、骗财、骗婚等词汇常常联系在一起。

何为PUA?其实它的全称为Pick-up
Artist,字面意思是搭讪艺术家。曾经的PUA导师陆轩介绍,早期只是分享男性如何通过技巧和心理学应用,去接近、搭讪自己喜欢的人,但后来演化成骗色、骗财的手段,设立所谓步步陷阱的情感操控术,甚至不惜会导致对方自杀来达到情感操控目的。

目前,网络上仍有以“自杀鼓励”、“宠物养成”、“疯狂榨取”为卖点的PUA课程教学售卖,且学员众多。新京报记者近日卧底参与一个PUA授课组织,群内有300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员,导师除了授课,还在群内指点学员如何伪装身份,进行诱骗。

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张新年律师表示,此类欺骗行为显然违背公序良俗和法律规定,一方面,挑战社会伦理道德,另一方面,对于侵犯人身、财产权利,妨害社会管理的行为,应视情节之轻重,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。

“课程已突破道德法律底线”

在学员群,学员们将目标女性和已得手女性分别称作“猎物”、“宠物”,并一起讨论“狩猎”的经验得失。

在网页、微信公号、QQ群上搜索“PUA”,弹出来的很多都是PUA招生信息,记者统计有近50个PUA在招生,“连PUA都不知道,活该你单身”等字眼充斥在其宣传页面上。

自称“主流PUA集中地”的“泡学网”是其中之一。该网站昨日已无法打开。其官网此前显示,Ayawawa是泡学网“首席女性感情专家”。

在泡学网单月咨询套餐中,顶级导师8次一对一指导的电话咨询价格为15000元。多个导师图文和音频课程的2年系统学习权限售价为4999元,每月一次的内部YY私密课程售价是1999元,将上述课程全部打包在内的折后价格是9800元。

“官网上的价格只是针对普通会员的,要想找Ayawawa咨询,起码得十几万起步。”泡学网一名工作人员称,这会根据客户需求量身定制高级套餐。泡学网数据显示,截至5月22日,会员为182.3万人。

新京报记者随着调查的深入,找到一个名为“享妞军团”的PUA组织,在通过微信公号、YY语音等进行招生。根据上面的联系方式,记者联系上一名为“诱惑的危险”(以下简称“诱惑”)的导师。

据他透露,“享妞军团”的课程名为“五步陷阱情感操控术”,有2000元的私密课和3000元的私人定制课。

所谓的私密课,就是导师在群内进行群视频,上课根据课件内容,按章节授课。而私人定制课,则是导师评估学员个人情况后,一对一进行视频上课。

新京报记者报名后,一网名为“风吟”的助教,给记者传来了11个文档组成的课件。

课程介绍显示,一共十六章,最后几章的名称为“疯狂榨取”、“专属烙印纹身鼓励”、“宠物养成术”、“自杀鼓励”等。对此课件,“诱惑”也自称为“邪术”:“我的课程已经突破了道德和法律的底线”。

报名后,记者被助教拉入一个名为“享妞军团第五训练要塞”的QQ群。群内有300多名学员,来自全国各地,以男青年为主。群友们把被骗的女性称为“猎物”和“宠物”,交流各种经验心得。

“诱惑”和助教“风吟”经常在学员群中传播女性的图片和视频,来证明“学费很值”。

要想成为PUA先伪装成 “高富帅”

第一课形象改造,就是让学员通过各种方式,哪怕借钱吃饭,也要将自己包装成高富帅。

孔唯唯是专门反不良PUA的公益组织“小红帽”负责人。两年前,她发现有很多受害女性被“套路”诱骗,苦不堪言。因此,她成立
“小红帽”组织,揭发和预防不良PUA,以防更多女性受骗。

根据受害女性的讲述及自己的调查,自2017年6月起,孔唯唯曾三次在“小红帽”的微博上曝光过“享妞军团”直播女性自杀,偷录女性私密视频等。微博下方有数百条评论,有网友也评论“当前PUA市场太混乱,不断有女性深受其害”。

“曝光几乎没效果。”孔唯唯说,多次曝光也未切断“享妞军团”的招生牟利链条。

近日,记者所在的“享妞军团”第五训练营,共有300多名学员,如果都按照学费最低的私密课来统计,这期学员仅学费就达60万元。

4月下旬,“诱惑”在群内用视频给学员们上第一课:形象改造。让学员们通过发型、着装、朋友圈展示等手段,包装自己。

助教“风吟”给学员们传来一个压缩包,里面有900多张图片,有美食、宠物、豪车、高尔夫球、各国旅行、红酒晚宴等,让学员用这些图片发朋友圈“炫富”,把自己伪装成“高富帅”

记者发现,导师们要求学员不仅是朋友圈,现实接触中,也将姓名、职业、经历,全部虚构。学员中有几十人复姓欧阳,都是根据导师要求取的虚拟名字,“用少见的姓来让女性产生兴趣。”此外,职业也虚构成调酒师、画家、赛车手、乐队成员等,让女性产生好奇。

群内一学员孟云自称,他就以“房地产公司海外总经理”的身份,将广西一名女孩约到北京。

“防不良PUA就像防诈骗一样。”孔唯唯说,很多PUA都把自己包装为成功人士,朋友圈里展示豪车、豪宅,而这些都是虚假的,是用来骗取女性的手段。
“五步陷阱”目标除了情色还有钱
“诱惑”的课程全在网上进行,随着课程的深入,教学内容也开始讲授如何心理控制,指导学员如何让对方感情崩溃,失去理性。

除此之外,“诱惑”还教授如何使用暴力征服,“你甚至可以扇她。打了之后让她跪在那儿,可以这样调教。”

孔唯唯告诉记者,向她咨询的一名受害女性,就曾经常被PUA男友掐脖、扇脸等,最后虽离开了PUA男友,却因为这段经历患上抑郁症。

据“诱惑”自述,“五步陷阱”之后,目标除了情色,自然便是钱财了。

“榨取术,就是让女人对你进行疯狂的投资,”诱惑在讲课中,经常炫耀他榨取得到的财物。

孔唯唯说,向她求助的PUA受害女性超过150人。受到PUA伤害的女性的心理创伤几乎是不可逆的,这和普通的失恋不一样,很多受害女性会长期怀疑男性,有仇视、厌恶男性的心理,抗拒亲密关系,需要几年时间才能走出来。

与孔唯唯一起创办“小红帽”公益组织的周曼,就曾是PUA受害者。她说,自己是无意中看到“男朋友”的聊天记录,发现他不仅是PUA学员,还同时交往5个女友,云盘里存了上千张女性照片和聊天截图。

经过PUA课件对比,周曼发现“男朋友”几乎是按照课件操作,一步步让她落入陷阱。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,周曼都处于精神崩溃的边缘:无缘无故痛哭、整夜失眠、压抑焦躁;而此后两年,她对身边任何一个男生都抱着极大的排斥、怀疑心理。

导师教唆学员实施“自杀鼓励”

“小红帽”公益组织也发现“诱惑”的课程中涉及“自杀鼓励”等恶劣内容,从2017年6月以来就多次在微博曝光。

“诱惑”最后的课程是“自杀鼓励”。

“诱惑”说,自杀鼓励是指通过PUA情感操控后,要让目标有愿意为你死的冲动。

在其传给记者的课件中,就有教授学员如何操控对象自杀的内容。“这样做了之后只会让我们感情更好。”导师在群里说。

向孔唯唯求助的PUA受害女性中,有人患上了抑郁症,有人被传染了性病,有人遭受了暴力,也有被骗了钱财,还有女孩发现自己的照片和隐私,成了PUA团队的教学资料。

“PUA从来不会关注自己的行为会给对方带来多深的伤害。”“孔唯唯说,她接触的一名名叫杨兰的女性受害者,已经有自残行为。

新京报记者联系上杨兰,她只同意用文字交流,“因为自己很久没与陌生人交流过了,紧张、害怕。”

据杨兰自述,她是2014年跟“男朋友”开始交往,但过程中她觉得自己状态不对,上网查询,发现自己的遭遇与PUA反应非常相似。

杨兰背着“男朋友”化名报名了一个PUA组织,发现课程与“男朋友”对待自己如出一辙,更让她惊心的是,这个PUA组织的很多学员,都跟她“男朋友”认识。

之后,杨兰接受了一年心理咨询,在心理咨询师的干预下,杨兰断绝了和那名男子的往来。

“四年没工作、抑郁症哭了三年,如果没做心理咨询,我觉得我根本活不了”,杨兰说,抑郁症严重的时候,她连卧室门都不出去,躺在床上什么也做不了,不吃不睡,胡思乱想。
学员孟云自称也在“诱惑”的指导下,对来北京找他的女孩实施了“控制”。当天女孩给他打了120个电话,都没接,最后女孩给他发了张割腕的图。

“当时我怕真出事,立马就去找到她,带她去医院包扎了。”孟云说,感觉这个过程很邪恶。

“‘情侣’关系让维权变得艰难”

很多PUA的行为难以简单地用法律来界定,更为“情侣”关系的存在,受害人难以通过法律手段维权。

目前,“诱惑”所建的学员群仍然存在,仍有很多学员将自己“诱骗”的聊天记录发到群中,让导师指导如何行动。

孔唯唯认为,向她咨询的150人只占PUA女性受害者总数的很小比例,更多女性不敢站出来,还有很多女性仍被蒙在鼓里。

“她们中很多人是涉世未深的学生,刚毕业参加工作的小白,对于PUA精心布置的陷阱毫无防备。”孔唯唯说,除了为受害女性提供心理疏导,还涉及法律维权问题。

但孔唯唯还认为,受害者维权同样艰难,很多PUA的行为难以用法律手段界定,PUA打着“情侣”关系的伪装,很多受害女性难以通过法律手段维权,“小红帽”能做的,更多是揭发这种丑恶现象。

为此,“小红帽”一直在网络曝光不良PUA。孔唯唯本人也经常受到PUA的恐吓、威胁。

在“小红帽”公益组织两年多的努力下,部分PUA也发生了改变。孔唯唯称,已有多家PUA或情感咨询公司,组成行业自律小组。

记者看到,这个自律小组正在撰写的约束条款包括,“禁止带有色情、暴力、传销等违法内容”,“禁止泄露隐私,包括聊天记录、照片和个人信息”。

孔唯唯总结了一套女性预防不良PUA的伤害的方法:遇到前,保持警惕;遇到时,保持清醒,采取智斗;遭受伤害,向亲人、朋友、政府有关部门(例如妇联)、相关社会组织求救。

鼓励自杀或涉故意杀人罪

法律人士称,分享群发隐私照、教授骗财骗色伎俩,甚至自杀鼓励,这不仅挑战了社会伦理,更涉嫌违法犯罪

对于类似“XX军团”PUA组织的行为,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张新年律师表示,此类欺骗甚至鼓动他人自残的行为,显然违背了公序良俗和法律规定。一方面,对于挑战社会伦理的不端行径应给予道德上的谴责,另一方面,对于其中侵犯人身、财产权利,妨害社会管理的行为,应视情节之轻重,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。
“这个PUA组织的相关行为,构成民事侵权、治安违法乃至涉嫌数罪。”张新年律师表示,PUA组织分享与所谓“猎物”的聊天记录、床照、自残照等,传播性爱视频、图片,教唆并实施诈骗、传授犯罪方法等,不仅侵犯了女方的隐私权、肖像权、名誉权,还涉及传播淫秽物品罪、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、诈骗罪等。

“构成民事侵权的,被侵权人有权主张侵权人承担包括但不限于停止侵害、赔偿损失、赔礼道歉、消除影响、恢复名誉等侵权责任;构成违法的,由公安机关依照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给予治安管理处罚;构成犯罪的,则应依照《刑法》的规定追究刑事责任。”张新年表示,对于鼓励自杀行为的定性,目前在法律上存在较大分歧。如果鼓励者主观上具有杀人故意,客观上实施了引诱、怂恿、欺骗、教唆、蛊惑、帮助等足以影响、操纵自杀者意志,足以预见被害人自杀,则可被评价为利用被害人的行为杀害被害人的间接正犯,则鼓励者成立故意杀人罪,依据《刑法》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,处死刑、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;情节较轻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
(文中周曼、杨兰、孟云均为化名)
# PUA情感操控财色陷阱追踪:超20名受害女性寻求帮助



  涉事PUA教学群和粉丝群被永久封停

在报道PUA组织“享妞军团”教授学员骗财色后,其粉丝教学群均被腾讯永久封号。在封号前,该组织导师不仅在群内分享了报道链接,还称一切都是他导演的。

“‘PUA情感操控’背后的财色陷阱”追踪
在曝光PUA组织“享妞军团”教授学员以情感操控骗财骗色后,又有20多名疑似PUA受害者,向新京报和公益组织寻求帮助,更多的人咨询如何识别防范PUA。对于涉事PUA组织,腾讯公司将其教学群和粉丝群永久封号,并表示将继续通过技术识别和用户举报途径,对相关行为进行高压打击。
疑似PUA受害女性留言求助

作为小众文化的PUA引发舆论关注,更有不少疑似PUA受害人向新京报和相关公益组织求助。

作为专门反不良PUA的公益组织,“小红帽”收到100多条微信好友申请,超过150条微博私信。在公益组织及新京报的社交平台上,大量网友表示对“小红帽”反不良PUA的支持,“虽然我是男生,但是支持你们揭露渣男”;还有许多网友称愿意加入公益组织做义工,也有女生讨教如何预防PUA。

此外,有超过20名疑似PUA受害者,向“小红帽”公益组织和新京报求助。

一名疑似PUA受害女性留言:“能帮我解脱吗,怎么办?”另一名疑似PUA受害女性对“小红帽”负责人孔唯唯说,她曾遭受与报道相似的PUA陷阱,受到伤害,患有轻度抑郁症,一直维权没有成功。

“小红帽”负责人孔唯唯表示,将对这些求助的女性提供咨询,由此来确定其是否遭受PUA伤害,并相应的提供心理辅导或法律支持。

“目前,PUA受害女性维权太难。”孔唯唯说,“小红帽”在反不良PUA和帮助PUA受害者方面,时常感觉力不从心,她呼吁政府相关部门以及社会公益组织,关注PUA带来的社会问题。

一家心理咨询服务平台昨日联系孔唯唯,称愿意联合“小红帽”,为PUA受害女性免费提供心理咨询服务。

被封停前导师曾分享报道链接

报道刊发后,记者注意到导师“诱惑”把报道链接发到学员群中,称“我上新闻了”、“要成网红了”,甚至哄骗学员称,“这是我一手策划的。”

而此前,该PUA组织被反不良PUA的公益组织曝光举报后,“诱惑”也曾将链接分享到学员群,称自己出名了。

昨日下午6时40分,记者再次登录学员QQ群“XX军团第五训练营”,“该群因涉及违反相关条例,已被永久封停。”另外,“诱惑的危险粉丝1群”也被封停。学员则转移到另一个作业群中继续交流,讨论重新开一个授课群并上传课件。不过,此后“诱惑”和助教“风吟”没有再参与学员们的讨论。

腾讯公司回应新京报称,接到用户投诉举报,相关QQ群和微信群因涉及违反相关条例,被永久封停。据腾讯安全服务平台的公告称,举报和打击机制一直都是长期存在的,主要通过技术识别和用户举报等两大手段对违法行为进行高压打击:“一方面,基于平台筛查技术和违法信息识别技术对违规群、违规账号进行判定和严格处理;另一方面,积极鼓励用户主动举报。用户可以通过http://110.qq.com、腾讯客服(http:/kf.qq.com)等通道随时举报,信息一经核实和确认,我们将从严处理。情节严重者,我们会向司法机关举报。”

讲述
“我对感情已经没有任何信心”

昨天,有20多名PUA受害人向新京报和公益组织“小红帽”求助,来自江苏的张莉(化名)是其中之一。

她说,自己被那段“感情”深陷5年,如果不是“前男友”坦白了以PUA来操控她,她根本不会知道PUA是什么。

谈起这位初恋“男友”,张莉觉得即便分开了,也没有彻底从阴影中走出,有段时间很想自残。张莉觉得相处过程中,在精神上一直被对方虐,“每次吵架他都有办法让我觉得是我的错,每次不管什么样的情况都要我先开口道歉。”

回想起来,张莉觉得对方特别擅长心理控制,就像报道中提及的“宠物养成术”:吵架之后,他会故意跟异性约会,让我很痛苦,甚至去哀求他回来,然后以一种高高在上的态度来让我道歉。如果我乖乖认错,他会给我奖励,带我出去玩、约会。

感情上处于弱势,财务上更没自由。张莉说自己在金钱方面被控制得很紧,很小的花费都要经过对方同意。两人共同赚的钱,张莉基本不花,都由对方掌控,“就算买一杯咖啡都要经过他同意”。

张莉说,相恋5年,“男友”最后为了分手才告诉她,他是PUA,专门学习了情感操控,也同时有多名女朋友。

“跟他在一起的几年,让我变得非常自卑,什么都不敢反抗,非常软弱,没有主见。”张莉说,现在困扰她的是对感情已经没有任何信心,希望别的女性不要再上当。

男子为学PUA逼家里卖房交学费

昨日,民间反传销人士王庚新联系新京报记者称,他曾经解救了一名学习PUA课程“走火入魔”的男学员,并感叹“救一个PUA比救一百个传销者还难”。

据王庚新介绍,他介入这次PUA相关的解救,是因当事男学员孙超(化名)向家里要钱学PUA,家长以为其落入传销组织,所以联系到反传销的他求助。

王庚新说,名校毕业的孙超,在武汉有一份稳定工作,因为经历失恋,偶然间接触到PUA的孙超,由好奇开始了解并学习PUA。起初,孙超听成都某PUA公司的免费线上语音课程,听课过程中购买了数千元的学习资料。这些资料存在网盘中,学员付费后收到链接和密码进行下载。

之后在导师、助教的怂恿下,孙超花费一万元报名一对一指导课程,到成都参加了一周线下培训。自此,孙超陷于PUA无法自拔,又花八万元到深圳培训一个月。

在此期间,孙超不仅无心工作,日常生活也陷入混乱。孙超每晚听PUA课,白天就昏睡,租的房子遍地都是外卖盒、垃圾,无处下脚,异味刺鼻;但是头发总保持发亮、定型,借钱也要买名牌衣服。

“为了继续学PUA,孙超曾问家里索要20万元交学费,甚至以自杀来威胁。”王庚新说,孙超要钱未果,他就把锅碗瓢盆、桌椅板凳都砸烂了,又以自杀威胁父母卖房给他交PUA课程学费。

因怀疑孙超落入传销组织,家人遂求助王庚新。接触之后,王庚新发现孙超接
触的并非传销,经过查询研究,王庚新才确定是PUA组织。

孙超的家人和王庚新向成都的PUA公司施压,最终该公司派了导师做孙超的思想工作,之后又经过半年的努力,孙超才逐步回归正常的生活。
本文来源:新京报
往期回顾[]
[](
版权说明: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发送消息至公众号后台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!投稿及商务合作请联系:wujian1@staff.sina.com.c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